学术打假切忌“费厄泼赖”

“在博士学位因论文认定剽窃被取消后,匈牙利总统施米特·帕尔面对不利形势2日宣布辞职。”(2012年04月04日《环球时报》)

  总统大人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,写论文全部采取拿来主义。他“在1992年撰写的博士学位论文《现代奥运会项目分析》涉嫌大量抄袭保加利亚体育专家尼古拉·格奥尔基耶夫1987年用法文发表的一篇论文。在215页的论文中,‘直接翻译抄袭’的内容竟然达到180页。”“剩下的部分还有17页内容‘逐字翻译’自德国体育社会学家克劳斯·海纳曼1991年用英文写的一篇文章。”(2012年04月04日《都市快报》)估计他的博士论文不要几天就搞掂。

  对于总统的博士论文的处理,匈牙利人有两种态度:一种是“为尊者隐”,采取“费厄泼赖”的态度;一种是“痛打落水狗”,采取必须辞职的强硬态度。

  其实这两种态度,87年前鲁迅先生在《论“费厄泼赖”应该缓行》中就已说的很清楚了。邵燕祥先生纪念此文发表70周年的文章《重读鲁迅的“费厄泼赖”论》做了公正明了的阐述:“当年林语堂论《语丝》文体,立论是很不错的,只是提到大概中国人的‘忠厚’就略有‘费厄泼赖’之意的时候,提倡‘对于失败者便不应再施攻击,因为我们所攻击的在于思想非在人,以今日之段祺瑞章士钊为例,我们便不应在攻击其个人。’鲁迅概括为不‘打落水狗’,从而引出有关咬人的狗,不管落水没有,都在可打之列等一系列精彩之论。”(《重读鲁迅》第175页东方出版社2006年11月)

  中国文化对人主张“中庸”,有点“费厄泼赖”,实在难免,想不到匈牙利人也会“费厄泼赖”。总统的“论文门”丑闻曝光后,施米特的母校、匈牙利泽梅尔魏斯大学组成5人小组调查此事。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,公布了总统论文抄袭的情况。但他们还认定,施米特“获得博士学位符合程序,差错在学校方面。”学校为总统承担了责任。“匈牙利总理欧尔班·维克托和执政党联盟也继续坚定地站在施米特一边。他们认为,围绕施米特论文的‘政治攻击’应画上句号,这件事情应到此结束。”(2012年04月04日《都市快报》)打的是政治迫害牌,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。

  匈牙利民众、媒体和反对党则与官方的态度完全不同,他们要求总统辞职,真正发扬了“痛打落水狗”的精神。“一个学生团体一度占领泽梅尔魏斯大学校长办公室,要求取消施米特的学位。还有民众在匈牙利议会大厦前示威,反对泽梅尔魏斯大学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。迫于重重压力,泽梅尔魏斯大学行政部门撤销了施米特的博士学位。”另外匈牙利反对党和一些民众立即开始要求总统下台。反对党社会党主张要就施米特的政治命运举行全民公决。4月1日,泽梅尔魏斯大学校长图拉塞引咎辞职。至此,施米特也不得不黯然离开总统府。

  在国外这种情况常见,2006年韩国副总理金秉准因论文造假被迫辞职(2006年08月03日中国新闻网)2011年3月,39岁的德国政坛上的新星古藤贝格,因论文抄袭辞掉国防部长职务。(2011年3月2日《新京报》)5月,德国自由民主党美女政客,欧洲议会副议长希尔瓦娜·科克梅瑞宣布辞去所有政治职务。成为德国政坛当年因论文涉嫌剽窃而“落马”的第二位知名政客。(2011年05月16日《深圳特区报》)以色列旅游部长埃斯特里娜·塔特曼、俄罗斯达里尼格尔斯克市前副市长亚历山大·杰列比洛夫,都因使用或伪造文凭被送上了法庭。(2011年03月03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)可见外国在处理学术造假方面采取了“痛打落水狗”的雷霆手段,丝毫不留情。

然而,在中国则大为不同。西安交大6名老教授,经过三年坚持不懈的举报,最终因举报对象—该校教授李连生严重抄袭和经济效益数据不实,科技部才撤销其所获的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。由于处理时的“费厄泼赖”,学术造假现象层出不穷,仅就2009年,被曝光的就有广州中医药大学校长被教授联名举报论文抄袭,辽宁大学副校长发表文章被指抄袭,云南中医学院院长被指论文抄袭等。(2009年06月29日《三晋都市报》)更为严重的是学术造假具有普遍性:“来自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的数据显示,从2002年到2006年底,该中心共接受社会各界高等教育学历认证109141份,其中查处的“问题学历”约占查询总量的9.9%。还有一项数据:从2002年起,中央四部委曾经在全国党政机关、事业单位县处级以上干部和中管企业领导人员共67万多人的学历、学位中发现了15000多例误填、错填或虚填、假填。”(2011年03月03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)因此,出现 中国论文数量世界第一,引用率排100位之后的现象就不足为怪了。

  那么,在中国制止学术造假怎么就会这么难呢?

  从现实来讲,一是造假可以获得很多利益。在我国很多造假者还能获奖,这样不仅可以得到荣誉、奖金,还可以得到职务升迁,提高社会地位,获取更多的资源,争取到更多的项目、更多的科研经费。有了好处可以大家共同享用,这样就形成了造假的共同体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有谁还会说什么呢?加之,坐冷板凳搞研究的不如贴领导热脸拉关系的,哪还有时间精力搞科研,要出科研成果就只有抄袭这条终南捷径了。

  二是我国没有清晰的学术规范,没有第三方机构处理学术不端行为,只由本单位自行处置。这样既当“选手”又当“裁判”,在缺少制衡的情况下,能捂就捂,谁愿意自己遏止造假?国外就不一样了。欧美甚至给予了立法保障。美国政府认定,学术界难以自正,因而在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成立研究诚实办公室,专门处理学术不正当行为。在德国学术造假者最重将按欺诈罪处置。

  从历史来看,中国缺少耻感文化。儒家颂扬汤武革命,社会上就流行“窃国者王窃钩者贼”的革命口号。这个口号的进一步发展就是不管你采取什么手段窃取什么东西,只要成功了你就是胜利者,就无可非议。唐骏对此领会得很深刻:“有的人说我们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靠花言巧语,你可以蒙一个人,那如果把全世界都蒙了,就是你的真诚蒙到了别人,你欺骗一个人没问题,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骗到了,就是一种能力,就是成功的标志。”唐骏们如此的不要脸,学术造假能制止吗?!

此条目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*

*

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